2019年05月24日星期五

图片报道

对话|日本西洋美术馆馆

台湾艺术大学校花被封“

在上海,有一个可能你难

颜·色——19世纪日本浮世

《哆啦A梦》浮世绘木版画

“千年万象·敦煌文化艺术

交警开罚单有业绩压力?

刚刚!长沙直达香港的高铁

浮世绘

浮世绘对印象派影响大 梵高个人收藏200多张

核心提示:亦邪亦媚,这是菊与刀民族最暧昧的表情。人生苦短,不如纸醉金迷,这是日本人传统的另外一种生活态度,《文化大观园》,带您近看日本浮世绘

凤凰卫视3月14日《文化大观园》,以下为文字实录:

日本浮世绘源于江户时代突出表现市民文化

解说:这是菊与刀并存的矛盾统一体,尚礼而又黩武,服从而又不驯,身上披着欧美的现代外衣,内心却死守着祖先的传统。王鲁湘东行扶桑,虽然只看小小匠人,见到的却是家族传承,乃至一个民族的文化基因。《文化大观园》新春特写,《匠人之国》。

亦邪亦媚,这是菊与刀民族最暧昧的表情。人生苦短,不如纸醉金迷,这是日本人传统的另外一种生活态度,《文化大观园》,带您近看日本浮世绘。19世纪初,某荷兰商人购买日本货时,被商家如弃敝履的包装纸所吸引,这些有伤风化的重口味画书,色彩鲜艳,笔触优美,极富东方情韵。从此,荷兰商人开始买椟还珠,疯狂收集这类画。多年以后,日本人去欧洲博物馆朝拜时,发现这些廉价不雅的东西,竟和欧洲名家名作挂在了一起。面对日本人的疑惑,欧洲人给的答案很简单,好看。再后来,随着这类画风靡世界,它被赋予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--浮世绘。

酒井邦男(浮世绘研究学者):这次主要是以女性的变化为主题的。

王鲁湘:我特别注意到,在日本人穿和服的时候,女性都会把这个脖子还有这个背这个地方要刻意露出来,好像日本人对于女性的美,对于这一个部位好像特别着迷。

酒井邦男:是的,确实,日本女性在穿和服时,她喜欢把脖子露出来,就好象有点像要脱衣服,而实际上又没有脱的感觉。

王鲁湘:而且这一块好像显得线条特别的圆、滑,而且这个地方的肤色,也好像显得特别的白润。

解说:有人说浮世绘是写给性爱的情书,它是最日本的表情,是菊与刀民族背后最妩媚的那一部分,它也是一个时代的缩影。《文化大观园》东行日本地三站,透过浮世绘,看日本传统文化、生活,以及民族性格。

在日本松本市,我们拜访了一位从父辈起就收集浮世绘的学者,他终身从事浮世绘收藏,并爱它近痴。

王鲁湘:那么浮世绘,绘我们知道,是这个图绘,那么浮世在日本中间,准确的这个解释应该是什么?

酒井邦男:所谓浮世绘,就是浮在表面的这样一个世界,那其实现在我们来解释,这个浮世的话,就是把它解释为一个非常开心的与欢乐的这样一个世界。

解说:浮世绘产生于江户时代(1603年-1867年),那是日本封建社会的末期,社会等级制度森严。随着城市文化兴起,商人阶层掌握了大量财富,但是他们被歧视性的被归为社会最底层,丁人阶层。对连砍头都会根据出身,分三六九等待遇的封建体制,商人们自知在政治上没有出路,索性他们将内心的压抑、反叛,转向娱乐生活。浮生若梦,不如纸醉金迷,他们可以千金买笑,他们可狂可浪,浮世绘应世而生。

王鲁湘:在日本的江户时代,有一个町人阶层崛起,这个町人阶层是我们说的市民,市民阶层的崛起以后,产生了一种市民文化,这个市民文化,突出的表现在了江户时代的浮世绘当中,他们表达了种种日本市民生活的情趣,他们的审美,他们的精神追求,他们对人生的那一种感官生活的物质化的这样一种追求,而且是一种着迷的、狂热的追求。那么有人过去曾经对这样一种市民的精神、市民的文化,给予很多的贬义的一些评价,但是我们知道,这样一个市民阶层的崛起,是代表着日本社会的未来,,他们在未来向现代化的发展过程中间,他们会成为日本社会的主体。因此,当今天我们回过头看这一批浮世绘的时候,让我们走进江户时代,去感受在市民文化崛起的初期,那样一种日本民族的心理。

解说:从江户时代的浮世绘来看,草根阶层自得其乐的趣味具有吞噬性,热闹、轻松、浓烈。这与其说是浮世绘,不如说是江户时代老百姓追求的生活。

酒井邦男:这幅画讲的是在以前的大浴场,当时还没有现在这样,泡在大浴场里面的习惯。所以大家就在浴场里面,一边聊天,或者搓搓背之类的。然后再洗干净,而这实际上是从明治时期开始的。

王鲁湘:这个很有意思,描绘了这个大浴池里头,一个打架的一个场景,非常热闹,很有戏剧性。

酒井邦男:这里也成为一个当时的一个社交场所。

王鲁湘:社交场所,对。

解说:浮世绘起源于民间流行的言情小说插图,公认的浮世绘创始人,是菱川师宣(1618-1694)。他第一个将浮世绘从插图中独立成单个绘本,因其作品多以“春宫”在江湖上走动,使“浮世绘”多了许多“赤条条”来的意味。

时政 |市场要闻 |生活 |社会 |风云人物 |微视界 |专题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