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05月24日星期五

图片报道

剪纸并非只是民俗艺术,

“千年万象·敦煌文化艺术

因缘聚合

天竺之寻——印度诗意绘

798:一座文化地标的兴起

明治天皇 现代日本的缔造

大洪水1918·二十·左手情人

【马彧思生活】《何以为

浮世绘

《游日记》 止庵的东瀛文化之旅

《游日记》 止庵的东瀛文化之旅


止庵 本名王进文,1959年生于北京,随笔、传记作家。著有《周作人传》《神拳考》《樗下读庄》、《老子演义》,并校订《周作人译文全集》《周作人自编文集》《张爱玲全集》等。
止庵在日本神保町古书街。蜜思鲁 摄

《游日记》 止庵的东瀛文化之旅


《游日记》 作者:止庵
版本:商务印书馆 2018年4月

《游日记》 止庵的东瀛文化之旅


《游日记》中止庵在日本拍摄的照片。

  止庵新书《游日记》,内容是2009到2017年的“日记集”。8年里,他去了日本26趟,合计359天,一天一篇日记,再加上止庵亲手拍摄的128幅照片,组合成一本沉甸甸的书。《游日记》并不是那种轻而易举即可读懂的书,就算是旅游的标配“行、宿、玩、买”,到了《游日记》里全部升级为高配的“文化之旅”。

  我不敢说读明白了《游日记》,但是我尽力避免另一种读书法,那个法子未免把读书看容易了。很多人喜欢用“一口气读完”来形容对某书的喜爱,我反感“一口气”这个词,没想到巴金竟然也喜欢用,——“我写《长生塔》并不费力,可以说是一口气写成的。”这就难怪出版商以“一口气”为噱头,什么《一口气读完大清史》《一口气读完二战史》《一口气读完欧洲史》鱼贯而出。我没去过日本,通过《游日记》来了解日本,不失为一条省钱省力之捷径。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《游日记》,也许我的视角与您稍有不同。

  参观记

  日本历史文化探源

  《游日记》里有很多“参观记”,不知您注意了吗?这些参观我觉得还应细分为“瞻仰”、“凭吊”、“向慕”几种意思,总归属于了解日本历史和文化的简便易行的方式。这些参观,表面看起来并无深意,实则隐含着止庵个人的品位——“参观‘国宝阿修罗展’”(2009.10.19),“参观根津美术馆、太田美术馆”(2011.2.1),“参观日本浮世绘博物馆”(2012.9.13),“十时参观三岛由纪夫文学馆”(2012.11.22),“我就想还是去参观一下松本清张纪念馆罢”(2015.2.10),“参观广岛平和记念资料馆”(2015.2.20),“去实笃公园,参观武者小路实笃故居”(2015.5.9),“参观辻口博启美术馆和角伟三郎美术馆,前者是美食艺术家,后者是已故漆器大师”(2015.5.11),“走到镇子里,参观小金丸幾九纪念馆”(2015.12.24),“步行十五分钟到修学院离宫,按约定十时参观”(2016.6.3)。

  另外一些非正式的“参观”令我惊骇。如这则“又沿玉川上水而行,途经太宰治自杀处,路边有一金属铭牌,上刻太宰治《乞食学生》中的一段话,讲到玉川上水,还有他坐在这条河边的一幅照片,当时此地似很荒凉。”“买了一块印有他的头像的丝巾,我素不买旅行纪念品,但于太宰治似可例外。”止庵对于日本文学像对中国文学一样有过系统的阅读和研究,他曾说;“日本现代作家中,我最喜欢的是三岛由纪夫和太宰治。我对三岛充满敬佩,对太宰深感契合。”“他们最后都以自己特殊的自杀方式完成了人生追求。”止庵在一处“这里是有名的轻生之处”的海崖上,见到一对青年男女用口红写下的遗书诗碑,上书“白浜的海,今日依然波涛汹涌”,下署“一九五〇.六.一〇 定一 贞子”,不禁感慨系之,“我对于自杀者总有一种既悲悯又敬重之感,但或许这也不对,面对如此死法,生者大概只能缄默。”此番话,我极其赞同,傅雷夫妇双双从容自缢,我们惟有敬重。

  我很感兴趣也是很“眼馋”的是止庵对于日本“文豪之家”的参观,这种兴趣来自我对日本建筑的兴趣,来自我对作家书房的兴趣。日本的房子自有特点,一个是榻榻米,一个是推拉窗推拉门。过去每当风雨突袭,总是能听到玻璃破碎的声响,这是我们窗户设计上的缺陷。《文豪之家》前几年译介到中国,宣传语煽情而合度:“带你进入日本文豪的居所,一睹日本文豪的生活,看他们每日所用之物,探巨匠之写作舞台、卓越文字之源。他们不是单纯的作家、文士。在他们身上,有一种独特魅力让世人瞩目,这就是文豪。体会三十六位日本文坛巨匠,详尽的鲜活人生!《文豪之家》可见三十六位日本文豪宅邸无死角全景,从江户川乱步陈列读本的书架、到松本清张每日写字的钢笔、到夏目漱石暖手煮茶的火钵……更有这三十六位文坛巨匠大量珍贵手稿和照片!”

时政 |市场要闻 |生活 |社会 |风云人物 |微视界 |专题 |